老舍:宗月大师以佛心引领我向善

作者:无名 - 般若文海 -

7副本.jpg

在我小的时候,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。我九岁才入学。因家贫体弱,母亲有时候想叫我去上学,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,更因交不上学费,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。说不定,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。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,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,实在让她为难。母亲是最喜脸面的人。她迟疑不决,光阴又不等待着任何人,晃来晃去,我也许就长到十多岁了。一个十多岁的贫而不识字的孩子,很自然的去作个小买卖———弄个小筐,卖些花生、煮豌豆,或樱桃什么的。要不然就是去学徒。母亲很爱我,但是假若我能去做学徒,或提篮沿街卖樱桃而每天赚几百钱,她或者就不会坚决的反对。穷困比爱心更有力量。

有一天刘大叔偶然的来了。我说“偶然的”,因为他不常来看我们。他是个极富的人,尽管他心中并无贫富之别,可是他的财富使他终日不得閑,几乎没有工夫来看穷朋友。一进门,他看见了我。“孩子几岁了?上学没有?”他问我的母亲。他的声音是那么洪亮(在酒后,他常以学喊俞振庭的《金钱豹》自傲),他的衣服是那么华丽,他的眼是那么亮,他的脸和手是那么白嫩肥胖,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。我们的小屋,破桌凳,土炕,几乎禁不住他的声音的震动。等我母亲回答完,刘大叔马上决定:“明天早上我来,带他上学,学钱、书籍,大姐你都不必管!”我的心跳起多高,谁知道上学是怎么一回事呢!

第二天,我象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,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。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塾,在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座道士庙里。庙不甚大,而充满了各种气味:一进山门先有一股大烟味,紧跟着便是糖精味(有一家熬制糖球糖块的作坊),再往里,是厕所味,与别的臭味。学校是在大殿里。大殿两旁的小屋住着道士和道士的家眷。大殿里很黑、很冷。神像都用黄布挡着,供桌上摆着孔圣人的牌位。学生都面朝西坐着,一共有三十来人。西墻上有一块黑板———这是“改良”私塾。老师姓李,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。刘大叔和李老师“嚷”了一顿,而后教我拜圣人及老师。老师给了我一本《地球韵言》和一本《三字经》。我于是,就变成了学生。

自从作了学生以后,我时常的到刘大叔的家中去。他的宅子有两个大院子,院中几十间房屋都是出廊的。院后,还有一座相当大的花园。宅子的左右前后全是他的房屋,若是把那些房子齐齐的排起来,可以占半条大街。此外,他还有几处铺店。每逢我去,他必招呼我吃饭,或给我一些我没有看见过的点心。他绝不以我为一个苦孩子而冷淡我,他是阔大爷,但是他不以富傲人。

在我由私塾转入公立学校去的时候,刘大叔又来帮忙。这时候,他的财产已大半出了手。他是阔大爷,他只懂得花钱,而不知道计算。人们吃他,他甘心教他们吃;人们骗他,他付之一笑。他的财产有一部分是卖掉的,也有一部分是被人骗了去的。他不管;他的笑声照旧是洪亮的。

到我在中学毕业的时候,他已一贫如洗,什么财产也没有了,只剩了那个后花园。不过,在这个时候,假若他肯用用心思,去调整他的产业,他还能有办法教自己丰衣足食,因为他的好多财产是被人家骗了去的。可是,他不肯去请律师。贫与富在他心中是完全一样的。假若在这时候,他要是不再随便花钱,他至少可以保住那座花园和城外的地产。可是,他好善。尽管他自己的儿女受着饑寒,尽管他自己受尽折磨,他还是去办贫儿学校、粥厂等等慈善事业。他忘了自己。就是在这个时候,我和他过往的最密。他办贫儿学校,我去作义务教师。他施舍粮米,我去帮忙调查及散放。在我的心里,我很明白:放粮放钱不过只是延长贫民的受苦难的日期,而不足以阻拦住死亡。但是,看刘大叔那么热心,那么真诚,我就顾不得和他辩论,而只好也出点力了。即使我和他辩论,我也不会得胜,人情是往往能战胜理智的。

在我出国以前,刘大叔的儿子死了。而后,他的花园也出了手。他入庙为僧,夫人与小姐入庵为尼。由他的性格来说,他似乎势必走入避世学禅的一途。但是由他的生活习惯上来说,大家总以为他不过能念念经,布施布施僧道而已,而绝对不会受戒出家。他居然出了家。在以前,他吃的是山珍海味,穿的是绫罗绸缎。他也嫖也赌。现在,他每日一餐,入秋还穿着件夏布道袍。这样苦修,他的脸上还是红红的,笑声还是洪亮的。对佛学,他有多么深的认识,我不敢说。我却真知道他是个好和尚,他知道一点便去做一点,能做一点便做一点。他的学问也许不高,但是他所知道的都能见诸实行。

出家以后,他不久就做了一座大寺的方丈。可是没有多久就被驱除出来。他是要做真和尚,所以他不惜变卖庙产去救济苦人。庙里不要这种方丈。一般的说,方丈的责任是要扩充庙产,而不是救苦救难的。离开大寺,他到一座没有任何产业的庙里做方丈。他自己既没有钱,他还须天天为僧众们找到斋吃。同时,他还举办粥厂等等慈善事业。他穷,他忙,他每日只进一顿简单的素餐,可是他的笑声还是那么洪亮。他的庙里不应佛事,赶到有人来请,他便领着僧众给人家去唪真经,不要报酬。他整天不在庙里,但是他并没忘了修持;他持戒越来越严,对经义也深有所获。他白天在各处筹钱办事,晚间在小室里作工夫。谁见到这位破和尚也不曾想到他曾是个在金子里长起来的阔大爷。

去年,有一天他正给一位圆寂了的和尚念经,他忽然闭上了眼,就坐化了。火葬后,人们在他的身上发现许多舍利。

没有他,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入学读书。没有他,我也许永远想不起帮助别人有什么乐趣与意义。他是不是真的成了佛?我不知道。但是,我的确相信他的居心与言行是与佛相近似的。我在精神上物质上都受过他的好处,现在我的确愿意他真的成了佛,并且盼望他以佛心引领我向善,正象在三十五年前,他拉着我去入私塾那样!

他是宗月大师。

来源:《名家话佛缘:滚滚红尘中拈花微笑》

该篇内容就是由经典美文库(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meiwenku.net/10169/125391.html)小编为各位整理





rfedfre

禅门公案:十事:

有学僧问寂室禅师道:“请问老师!在禅门中,应该具备些什么条件,才能进入禅道?”寂室禅师回答道:“狮子窟中无异兽,象王行处... ...

rfedfre

无论遇见谁 都是对的人

无论你遇见谁,他都是对的人;无论发生什么事,那都是唯一会发生的事;不管事情开始于哪个时刻,都是对的时刻;已经结束的,已经... ...

慈愿

【慈愿】 愿我无怨、无瞋、无忧、守住自己的幸福, 愿我脱离痛苦,我不失去已得的,作自己的业的主人。 父、母、阿阇梨、亲戚... ...

勇于承担

勇于承担 如瑞法师 如果大家真正能够学会善用其心,在生活的点滴当中去体会佛法,佛说的每句话都是有用的,可以说句句都能够... ...

世纪之交宗教研究的反思与展望

世纪之交宗教研究的反思与展望 一、《二十世纪中国社会科学:宗教学卷》出版缘起宗教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化现象,但作为一门人文学... ...

南岳呈文

南岳呈文 明真法师 为呈请惠颁布告,保护名山教育由: 属寺院祝圣寺于唐为弥陀台,僧承远住持,在中国佛教史上奉为莲宗二祖。... ...

极乐家乡赤脚便上

极乐家乡赤脚便上 愿赋居士着(上)佛教《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是净土宗极重要的经典之一,这是“忆佛念佛”“如母忆子,如子... ...

知恩报恩 慕乐祖国

知恩报恩 慕乐祖国 作者:竹堆才 研究所 竹堆才仁中国佛教,无论是汉传佛教,还是藏传佛教,都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。第一... ...

利美运动之“五大藏”简介

利美运动之“五大藏”简介(扎西多吉编摘)“五大藏”的缘起:丁卯年(年)十一月初一,钦则大师应邀前来,在为工珠大师的洋楚禅... ...

新罗王子慈藏驻锡之地考证

新罗王子慈藏驻锡之地考证刘高明(陕西省户县文体 局,陕西户县710300)慈 藏,本氏,辰韩(新罗)真骨苏判(三级爵位)... ...

刘涛:心中有佛自清静,心是莲花自高洁

心中有佛自清静心是莲花自高洁当过文艺兵,拍广告进入影视圈的刘涛出演过《外来媳妇本地郎》,凭着大胆、敢演和类似于那股上海女... ...

rfedfre

纯善的境界

“尽量让孩子过得好些。”罗伯特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“她是不是说有个病入膏肓的孩子,急需医药费,向你要钱?”官员接着问。... ...

用清净的念头,去对治不清净的念头

所谓的「法」,就是调整自己,让心转为善的方法。用清净的念头,去对治不清净的念头。放生是救命的行为,是慈悲心最具体的展现。... ...

嗡嘛尼呗美吽

【嗡嘛尼呗美吽】出自《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》,又称:万咒之王、观音心咒、六字大明咒,为一切咒之心,又叫大悲心咒,为大乘之精... ...

日本新编《大藏经索引》介绍

佛学素称难治,以典籍之繁多,名相之复杂,往往使初学者望洋兴叹,难寻路津。如欲研究某一专题,非读破全藏,不能搜集完整的资料... ...

我们去应酬,让他生欢喜心

1 我记得我学佛大概是一年多,我就持午,晚上这一餐就断掉了。我早年跟忏云法师住茅蓬,我跟着他学持午,晚上不吃饭,过午之后... ...

rfedfre

重阳敬老重晚晴

农历九月初九日,是传统的重阳节。如今,这一节日又成了我国的“老年节”,赋予于它新的含义。民俗渊源“九”在我国的语言表达中... ...

一句气话烧光恩情

所谓:「一把无明火,烧掉功德林。」「一念瞋心起,百万障门开。」都是指人很容易因为愤怒,而把自己所修的功德,在一念之间摧毁... ...

宽容是人类性情的空间

凡人有凡人的性情。温和的、急燥的、爽快的、迟纳的、多愁善感、冷峻漠然、薄情寡义、博爱至诚……凡此种种,不尽例举。但对于处... ...

自净其心

《重读释迦牟尼—自净其心》读后 ——以研究方法为中心 达照法师佛教东传约有二千年的历... ...